当前位置: > 江山娱乐城-导航 > 阿贵的异想世界

 发表日期
2017-02-24

阿贵的异想世界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阿贵的异想世界

 

 

 

 

    阿贵的异想世界

 

话说阿贵超出时空在绍兴游了鲁迅故园后,盘缠已罄,只得在绍兴继续打打零工。后来随着农民工潮流落到上海,窝居闵行区畹町路春城一陋室,还好在一家叫乐华保洁的环保公司觅得一份清洁工工作,虽收入未几,省吃俭用还过得去。阿贵平时穿着铁灰色工作服,休闲时也理解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的情理,常喜欢穿深蓝色牛仔裤、铁灰上衣、红色外套,足着深色运动鞋,头戴玄色帽子,附加一付深褐墨镜,他那二手包包里也备了一具廉价手机跟照相机,看来人模人样。

 

他的主子鲁迅给他下的标签太不堪,常让他耿耿于怀。「说我阿贵唯我独尊、欺善怕恶、趋炎附势、善于投机、幸灾乐祸,却忌东讳西又具奴隶性,以精神胜利法自我抚慰自我麻醉。」这些标签阿贵既不否认也不承认,他回敬主子说你也高超不到那里。阿贵回忆当年在赵大爷家做短工,被苛待又被瞧不起,不自我麻醉如何过日子?他仇恨主子本人有妻室还和女学生同居生子,却对他和俏女尼说几句静静话说三道四,直指主子既虚伪又假道学。

 

那天黄昏下工后,他没换穿休闲服就直接到社区的芥子书店对面长椅独坐寻思,空想梦中才子在对面赏花。??中见一女子身着暗红长裙、黑色丝袜、黑色皮鞋,上身着铁灰休闲服,一条花纹披肩,眼着墨镜,肩带时髦小皮包,手持一杯热咖啡,状甚悠闲的轻移莲步,阿贵被她的身影吸引,心想要是能娶她为妻,那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众叛亲离年纪不小的阿贵想娶老婆想疯了,这时华灯初上,他早已饥肠辘辘,才如梦初醒,直说女人又不能当饭吃,还是吃饭要紧。

 

阿贵奉行主子的精力胜利法无往而不利。社区的屋宇贵得吓人,大楼里的一幢公寓动不动就四、五百万元人头币,以阿贵的收入,穷毕生之力都无法摸上一角。阿贵以月租数百元人头币窝居陋巷陋室,望着周边的高楼大厦也是一脸的不屑,那天来个地震火灾,他绝不会被压死烧死。阿贵三餐简单,有时一个包子或一个馒头就打发一顿,他嘲讽有钱人吃得脑满肠肥会不得好死。

 

对于当官的人,他把对主子鲁迅的不满,迁怒到他们身上。我阿贵就是出生微贱,没受过教导,才在鲁迅笔下派到大户人家当短工,受尽欺负。经过百年时空修炼,我阿贵已非吴下阿蒙,白话文言简体繁体难不倒我,而且见多识广。我就是看不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仗势欺人耀武扬威,连区区一个城管都能吃香喝辣。那天,他目击一个城管追赶着摆摊的农妇,那农妇忍气吞声的包起蔬果快步走开免得受罚。他常光顾的那家底本卖书报的报摊也不敢卖报了,因为城管不许卖。报摊夫妇一脸无奈,叹口气说,城管那管国民死活。虽然另一家报摊女人说他们违法摆摊才遭取缔,阿贵看在眼里,仍觉城管取缔过严,断了百姓生计很不近情理。他怒发冲冠,想踢出他的花拳秀腿,却使不了力,还是拿出精神胜利法这绝招,大骂不肖城管三字经。

 

看着私人车、计程车满街跑,看着大爷们坐高铁动车、乘飞机,阿贵只能望洋兴叹,坐不起也。但他也有如意算盘,坐公交车、地铁是不二选择。像前几天他就在畹町起站乘七五九号公交车一路坐到底,抵达松江区九亭镇,在九亭镇??一阵子,再坐原车返回畹町路,一趟车程近五非常钟才花两元人头币,来回四块钱。食髓知味后,他又从九亭镇坐九十二号公交车到七宝站下车,畅游七宝历史老街。这条古老狭窄的街道,人潮一波波,阿贵被前推后拥,自觉可笑。两旁商店林破,美食当前,惹人垂涎。累积太多的味蕾,让阿贵破费吃了一碗二十五元人头币的红烧羊肉面。

 

穿起工作服,阿贵看来浑厚素?,那天他在假日风景社区后花园轮班,看到某些大爷乱丢烟蒂果皮、吐痰、纵容小孩随地大小便、养宠物大便还乱丢,他把要飘出的脏话往肚里吞,这些有钱大爷太不像话。他常望着对面那栋别墅发呆,他太喜欢那位在别墅当家政妇的标致女人了,发誓发了财必下重金娶她为妻。惋惜没多久那标致女人就和别墅男主人手牵着手亲蜜的从他身边走过,让他妒火中烧,差点一拳打死他们。

 

工作勤奋的阿贵,膺选公司最佳员工,由老板接待到苏州两日游。第一天到苏州诚品书店,看到那么多书让他目眩?乱,他也买了一本廉价书,他听到游客说,到这里的人不是来看书的,是来看人潮看热闹的,可明明他看到一位妙龄女郎买了两大包书,这女郎又触动他的凡心,假如她是我太太多好。阿贵不自觉的尾随她,看着她停在一角落往上凝望,原来是在欣赏看板的一首诗,是台湾诗人周梦蝶写的「?那」:

当我一闪地震栗于

我是在爱着什么时,

我觉得我的心

如垂天的鹏翼

在向外猛力地扩张又扩张

永恒--

?那间凝驻于"现在"的一点;

地球小如鸽卵,

我轻轻地将它拾起

纳入胸怀

阿贵再三读着这诗,几乎掉泪,发愿有朝一日要去游台湾。

 

隔天去游苏州金鸡湖,阿贵碰到一环保团体数十人手拿标语并呼口号:"不建变电站,保护红树林"他吓呆了,造反是要杀头的,当年他被?陷造反抓去杀头,主子鲁迅从没在笔下替他申冤平反,始终让阿贵?恨不平,他超越时空重返人间更觉性命可贵,主子说他具奴隶性他完整批准,他认为谁当权谁当官都是难史难弟,当权者就是要庶民「顺我则生逆我则逝世」,百姓只能「日头赤焰焰,随人顾生命」他为这些人捏把冷汗,环顾四周未见公安,原来只是快闪族在狗吠火车。

 

当年阿贵在绍兴赵大爷家当短工时,常偷听大爷说苏州出美女,大爷到苏州做生意,被苏州唱评弹的女郎困惑,耗尽盘缠人财两失。这次阿贵因缘际会到了苏州那条很有历史的「平江路步行街」三五步就有一家标榜"正宗评弹"的老店,他左探右看就是看不到一个丽人胚子,好不扫兴。倒是这条平江路人潮一波又一波,商店一家又一家,各类命名怪异的在地小吃直让阿贵猛流口水,摸摸口袋阮囊羞?,只能画饼充饥。直到午后一点多钟,肚子实在饿荒了,好在老板在巷子里找到一家「英姐吃货店」请他吃英姐独家拿手菜,让他直呼过隐。饭后他随着人潮走着走着,路边就是一条小河,他自以为是的认定小河就叫平江,小桥流水,坐小舟的游客,唱着山歌的船夫,颇有江南水乡滋味。

 

后来老板要请阿贵游拙政园,他发现入园费须九十元人头币,坚持不让老板破费。阿贵大骂当权者剥夺人民的基础权益,这世界文明遗产不是人民共有的吗?当权者有想到像阿贵那样的贫穷百姓吗?为何看自家的东西还要钱,还那么贵,天理何在?阿贵只好无奈的说不看也不会死。还好邻近的苏州博物馆能够免费参观,他们赶高低午四点前的入馆时刻,可那安检让他厌烦,连身上几个铜板都不放过。

 

这苏州博物馆凭着建筑大师贝聿铭的名气,自二零零六年新馆实现后游客大增。阿贵不懂建筑,只随着人潮看热闹。那些馆藏文物听说有四万多件,设有吴地遗珍、吴塔国宝、吴中风雅、吴门书画四个系列根本陈列,现代艺术展厅正展出"寒玉入怀-台北历史博物馆藏溥心?艺术展"奇异,溥心?这名字阿贵有些耳熟,原来是清末的王孙贵胄。

 

回到上海,阿贵继续做清洁工,自认安全就是福。有天晚上走到莲花南路大润发广场,一群熟男熟女正成双成对大跳探戈,舞步轻盈,如醉如梦。另一角落,由几位残疾人组成的简易乐团,不多的观众围观,前面置放一个爱心箱,坐轮椅、持拐杖、眼盲的男女,时而独唱时而合唱着风行歌曲。良多人大方解囊,父母拿铜板或纸钞给小朋友投进爱心箱里,同是天边沦落人,阿贵也把身上一张二十元人头币投进去。当最后一曲「好人永远健康幸福」响起前,主持人说:身体残疾并不恐怖,心灵残缺不健全才可怕。我们心理健康,白手起家,唱歌自娱娱人,谢谢给我们捧场的观众友人。阿贵看着这几位残疾人在散场后通力配合,整理现场的道具、电器、麦克风、扩音器、垃圾,一部小货车要载他们到松江租屋处。那位腿疾的主持人说在城市边缘讨生活不轻易,虽然有爱心的人不少,但也有把他们的歌声当噪音报警取缔的人,对面那些陶醉于舞姿的,对他们也不屑一顾。

 

同是苦命人,阿贵感同身受,他在永和大王喝杯豆浆后,返回租屋处。隔邻那对以踩三轮小货车做资源回收讨生涯的夫妇,又让阿贵怨天尤人起来,我阿贵何时才有个伴呀?

 

阿贵自认有很正确高贵的爱情观,有诗为证:「手里握着宝贝,从不知是宝贝;唯有失踪不可寻,才知曾拥有奇珍异宝。」他从没拥有过,对女人必定爱之惜之疼之,他热爱女人,甘为女人作牛作马,女人不知爱他是暴殄天物。那天他听到一则报导,说台湾民选的新领导人是位年届六旬的单身女性,让他兴奋不已,原来单身也可当领导人。那晚他睡得好甜,除了梦见苏州唱评弹的标致女人,让他如痴如醉,他还摇身一变,变成一个高富帅的翩翩男子,手捧一大束鲜花,向台湾那位女单身领导人求婚呢。(2016.05.3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阿贵的异想世界

最新文章
·阿贵的异想世界

热门文章
· 阿贵的异想世界